第6章 日月山庄

作者:黄华溢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云海牧鲲最新章节!

    何阳再度跳上马,拉着辇车继续前行,黄泉的尸体随着辇车的颠簸而微微颤动着。

    “喂!快把我丢下去啊!连尸体都不放过的吗?”黄泉一边装死,一边在心里呐喊起来。

    事情的发展突然超出了他的预料,本以为自己变成尸体就没有利用价值了,没想到何阳连尸体都不放过,还要带着他走。

    这下可难办了,他总不可能又突然活过来,这样就暴露自己的秘密了。

    他只能继续装死,看看接下来有没有什么机会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前方隐隐传来一些喧嚣声,何阳等人放慢了马速。

    黄泉的眼睛露出一条缝隙,借着明亮的月光,看了看前方。

    前方是一片茂密的山林,山顶隐约显现出一片建筑,亮着连片的灯火,似乎是一座山庄。

    何阳等人穿过了那片茂密的山林,来到山庄门口,大门上方写着几个大字——

    日月山庄。

    在两排守卫的行礼之下,何阳等人驾着辇车冲进了山庄。

    山庄内是成片的楼宇,一眼望不到头,地势错综复杂,幽深如海,到处有守卫巡逻,戒备森严。

    黄泉心中一沉,进入这样的山庄里,自己是插翅难飞了。

    “带其他人去地牢!”何阳吩咐一声,打了个哈欠,强行振作精神,将黄泉的尸体单独拎出来,放在自己的那匹骏马妖魂背后,奔向了山庄的深处。

    绕过一座座建筑,何阳来到山庄深处的一座院子前,终于翻身下马,将黄泉拎下来,拖进了院子内的一间屋子。

    这屋子很大,摆满了一个个木架,上面放着各种瓶瓶罐罐,散发着淡淡的药香味,似乎是一间药房。

    一个瘦弱男子正盘腿坐在角落的炼丹炉前,似乎在炼药,时不时咳嗽一声。

    “左幻丞,这小子起死回生过一次,现在又死了,你看看能不能让他再次活过来,能撑到五天之后最好,撑不到的话,只能让老祖趁热吃了。”何阳说着,将黄泉放在了窗边的床榻上。

    “咳咳!我试试吧!”左幻丞伸手挡在嘴边,轻轻咳了几下,“你们带了几个人回来?我正好炼制了几味毒药,需要拿几个活人来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可不能乱来,我们找到的都是疑似穿越者的人,他们身上可能有秘密,血月之夜要献给老祖的。”何阳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左幻丞叹了口气,站起身,捂住嘴巴,咳嗽了几下,慢慢来到床榻边。

    他伸手检查了一下黄泉的身体,发现心脏、血管、气息确实没有活着的迹象。

    他来到一个药架前,拿了几个瓶瓶罐罐,倒出一些药丸,全部塞入了黄泉的嘴里。

    黄泉顿时感觉到,一股磅礴的药力涌入了他的体内,飞速愈合着他的伤口,效果非常明显。

    “圣血丸、养灵丹、聚灵散……这小子福气不小,这么多灵丹妙药,抵得上他十条烂命了。”何阳站在一旁,看着一颗颗丹药被塞入黄泉嘴里,微微咋舌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!光靠这些还不够。”左幻丞说着,转身走到一个药架前,拿出一把钥匙,来到一个上锁的玉箱子前。

    他打开锁,从里面郑重地拿出一个小玉瓶,来到旁边一个案台上,拔掉塞子,小心翼翼地倒出一滴晶莹剔透的翠绿色液体,滴入一碗清水之中。

    霎时间,那碗清水就被染成了翠绿色,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天灵液?”何阳吸了吸鼻子,惊讶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!我们日月山庄最好的药就是这个了。”左幻丞说着,手掌一晃,掌心处浮现出来一条半透明的青蛇妖魂,不停地吐着蛇信子。

    那条青蛇妖魂迅速扭动身子,将蛇头伸进碗里,喝光了那些翠绿色的天灵液,身体很快变得青翠莹润,散发出浓郁的灵气。

    左幻丞带着那条青蛇妖魂来到床榻边,让它爬到黄泉身上,不停地游走着,渗透出一丝丝翠绿色的气息没入进去。

    黄泉顿时感受到,青蛇妖魂游走过的部位变得凉丝丝的,一股股磅礴的灵力渗透到他的血肉之中,就像在帮他修炼一般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这天灵液连我都没用过,现在倒好,浪费在他身上了。”何阳一脸的嫉妒。

    “这宝贝我也没多少,当然不可能随便用,如果不是关系到老祖,我才不会浪费在这小子身上。”左幻丞摇了摇头,重重地咳了几嗓子,“而且这些灵力只是强行渗透在他体内,会慢慢散掉,所以接下来的每一天,我都得这么伺候他,能不能再次活过来就看他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般人肯定是没法活过来的,但这小子可能是穿越者,不能按常理论之。”何阳说着,又打了个哈欠。他用力甩了甩脑袋,皱眉道:“他娘的究竟怎么回事?今天特别疲倦,给我来点提神的药吧!”

    左幻丞看了何阳一眼,在药架前拿下一瓶药,递给了何阳,笑道:“你那婆娘一看就特别猛,你还是悠着点吧!这是补肾补阳的药,也可以强行提神,这几天好好休息!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何阳接过那瓶药,直接倒出一粒,吞进了肚子里,道:“我先去一趟地牢,等会你也去一趟,有些伤者可能需要你亲自处理。”说完,他就转身离开了药房。

    渐渐地,半个时辰过去了。

    那条青蛇妖魂终于停了下来,它几乎把所有的灵力全部渗透到了黄泉体内,蛇身的颜色变淡了很多,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。

    左幻丞长长地呼出一口气,收起青蛇妖魂,在药架前拿了几包药粉,吹灭烛火,离开屋子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院子里静悄悄的,皎洁的月光洒落下来,几只萤火虫在院子里飞舞。

    左幻丞抬头望了望天空中的妖月,淡淡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“在!”一个守卫在院子外应了一声,大步走进院子里,躬身面对着左幻丞。

    “今晚你就守在这里,屋子里有个人,如果他醒了,你帮我照料一下,我明天再过来。”左幻丞吩咐一声。

    “是!”守卫铿锵有力地回应一声。

    左幻丞拿着那几包药粉走出了院子,踏着明亮的月光,穿过一座座亭台楼阁,穿过一条条长长的回廊,穿过无数明岗暗哨,在迷宫一般的山庄里前行着。

    走了许久之后,他进入了一栋守卫森严的屋子。

    里面有一条向下的旋转石阶,摇曳的火光从下方映上来,却没有丝毫的温暖,反而带着阴冷的寒意。

    他顺着石梯慢慢走下去,来到了最下方的地下空间。

    壁龛上点着火把,照亮了布满血渍的墙壁,上面挂着肉钩、骨锯、菊花刺、剥皮刀等等各种刑具,上面沾着血淋淋的肉末,几只苍蝇在上面嗡嗡飞舞。

    湿漉漉的地上布满了血水,一群囚犯瘫软着,衣衫褴褛,浑身是血,他们是和黄泉一起被送来的那些人,现在大都被折磨得不成样了。

    一群日月山庄的弟子正蹲在地上给他们敷药,神情专注,动作轻柔,就像一个个救死扶伤的神医,让他们想死也死不了。

    “用这个,好得快!”左幻丞吩咐一声,将那几包药粉丢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远处,何阳正背着双手在火光下来回踱步,时不时看看那些瘫软在地上的伤者,微笑道:“我再说一遍,如果你们之中有穿越者的话,最好马上说出自己的秘密,展露出特殊的能力,到时候我们不仅不会折磨你,还会好吃好喝地供着你,让你过上神仙般的日子。你们别想着逃出去,没有机会的,五天之后,我们的耐心会消耗殆尽,到时候你们都会以最惨烈的方式死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来到一个火盆面前,拿起一根被烧得通红的烙铁,在一众伤者前徘徊起来,目光依次扫视着众人,挑选着目标。

    他的脚步很轻,却清晰地响在每一个人的耳中,带着渐渐逼近的压迫力,每个人都心惊胆战,感觉到那脚步仿佛在往自己走来。

    一个少女紧紧地闭着眼睛,双手抱着膝盖,瑟瑟发抖,但何阳的脚步声仍旧在她耳中越来越清晰,越来越接近。

    “小妹妹,就你了,快过来吧!”就在这时,她突然听见了一句温柔的话语。

    她吓得睁开眼睛一看,何阳正站在不远处,一手朝着她勾手指,一手拿着红彤彤的铁烙,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,就像一个邻家大哥哥。

    少女惊恐地往后挪动几步,凄厉地哭喊起来:“不要,求求你不要烙我!我不是穿越者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这个啊!”何阳抿着嘴,认真地考虑了一番,最后点了点头,“好吧!既然你不喜欢烙铁,那等会给你换剥皮刀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拿着烙铁继续踱步,目光依次扫过众人。

    所有人噤若寒蝉,瑟瑟发抖,一个个低着头,不敢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何阳走了几步,突然弯下腰,近距离盯着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年,厉声道:“快说!”

    那个少年被吓了一大跳,脑袋往后一仰,赶紧避开了何阳。

    何阳微微一笑,挥舞烙铁,朝那个少年的胸膛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说!我说!”那少年吓得脸色扭曲,赶紧大叫一声:“我来自地球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