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章 第一天

作者:黄华溢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云海牧鲲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泉哥,你来了。”李鑫迎了上来,把手搭在了黄泉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黄泉?”突然,几个巡卫不怀好意地走了过来,围住了黄泉,遮住了朝阳的光芒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,正是那天自降身份要与他挑战的曾帅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曾帅却只是跟在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女巡卫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小子,听说你是走关系进来的?”那个女巡卫叼着一根海烟,大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她气质豪爽泼辣,额头上纹着一条龙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曾帅等几个男性巡卫都跟在她的身后,像她的小弟一般。

    “别小看了泉哥,那天泉哥在比武台上可厉害了,打败了很多巡卫。”李鑫赶紧出来替黄泉解围。

    “打败那些废物什么本事?跟老娘打打看!”那个女巡卫瞟了李鑫一眼,继续把目光放在黄泉身上,“老娘过来是想提醒一下你,新人不要太嚣张,我们一队不是任由你践踏的,你那天击败的只是一队最弱的一些巡卫,不要以为自己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龙思扬,你又欺负我的新人?!”一道厉喝声突然响起,一个系着蓝白色披风的男子骑着一匹蓝马冲了过来,怒瞪着那个女巡卫。

    黄泉抬起头,打量了这个骑马男子一眼。

    这个男子十八九岁,眉目之间长得有很像队长张显森,无论是动作习惯还是气质,都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,看见他仿佛就能看见年轻时候的张显森。

    他胯下的蓝色宝马也非同一般,目光炯炯有神,脖子处有一条条腮状的裂缝,四肢长着蓝色的鳞片,气势威武。

    “张梦白,老娘只是提醒一下这个弟弟,现在的新人越来越没礼貌了,老娘教他做人的道理。”龙思扬慢条斯理地说道,羡慕地看了那匹蓝色宝马一眼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,这是我们三队的兄弟,轮不到你们一队来管!快滚!”骑马男子不耐烦地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龙思扬深深地看了黄泉一眼,吸了一口海烟,张开红唇,把烟雾吐在黄泉脸上,露出一抹坏笑,这才带着那几名巡卫慢慢地走开了。

    骑马男子看着黄泉,神情缓和下来,道:“我叫张梦白,三队三组的头儿,以后有什么事向我汇报。巡逻的时候小心点,如果遇到特别大的危险,不要擅自行动,保住小命要紧。几天前,阿福、陆生他们两个就是上了贼船,逞能不成,反被一伙海贼给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记住了。”黄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李鑫,这几天你们一起巡逻,从鱼市开始,这个月我们组都是早班。”张梦白转头看向了一旁的李鑫。

    “是!”李鑫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之后,张梦白就骑着马离开了,蓝白色的披风往后飞扬,哗哗作响。

    李鑫盯着张梦白远去的背影,压低声音说道:“泉哥,你看出来了吧!张梦白老大是张队长的儿子,他可厉害了,已经打通了五十二个穴位,听说再过几个月就要拜入云灵宗了。”

    “虎父无犬子啊!”黄泉赞叹一声。

    张梦白不到二十岁,却已经打通了五十二个穴位,只要不出意外,未来肯定能冲上圣域,前途无量。

    黄泉之前见过的人中,除了萧芷若之外,也就只有沙城的三少爷沙海能够与之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而像日月山庄那位抓走他的何阳,虽然实力更为强大,但是年纪却有二十七八岁了,没法直接进行比较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张梦白老大可是我们花海湾巡卫府最年轻的巡骑,今年才十九岁呢!”李鑫羡慕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巡骑?”黄泉顿时来了兴趣,他这些天在海山城,偶尔能够看到一些骑马的巡卫,但是数量很少。

    “巡骑就是更高一层的巡卫,比咱们多了踏浪靴、天披风、镇海马。特别是那镇海马,非同一般,可以在海上踏水而行,我这两年来天天喂马,可是从来没骑过。而且,巡骑每年还能够进入云灵宗修行两个月,可惜我只有羡慕的份,想要成为巡骑,至少得打通五十个穴位。我们整个三队,三个组加起来也只有十个巡骑。”

    “打通五十个穴位才行?不能破例吗?”黄泉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破例,只要你的功劳足够多就行。”李鑫说着,转头看了看远处的龙思扬,“比如刚刚那个龙思扬,她是一队里面资历最老的巡卫之一了,虽然还没有打通五十个穴位,但已经积累了很多功劳,恐怕今年之内就能破例升任巡骑。不过功劳太难积累啦,除非碰到大案子。”

    “铛铛铛!”巡卫府的一个钟楼里,忽然传来了清脆悠扬的撞钟声。

    校场里那些聊天的巡卫们纷纷结束了话题,掐灭海烟,大步朝着巡卫府外走去。

    而张梦白这样的巡骑们,着骑着威风的镇海马,“哒哒哒”一缕烟似地冲出了巡卫府。

    “泉哥,我们该出去巡逻了!”李鑫略微兴奋地说道,对第一次巡逻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黄泉点了点头,跟着他一起走出了巡卫府。

    “喂!小子,别第一天就死在外面了啊!”黄泉身边传来一个不和谐的声音,龙思扬带着几个巡卫从旁边经过,皮笑肉不笑地看了看他,又朝着他吐出了一口烟。

    “泉哥!别管他们,等我们立了大功,当上了巡骑,看他们还笑不笑得出来!”李鑫拍了拍黄泉的肩膀,低声安慰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花海湾的巡卫只在花海湾巡逻,不会涉及到其他的城区。

    每个巡卫的起始点和巡逻落线都不同,但是每个人的路线基本上都会覆盖半个花海湾,所有巡卫的巡逻路线可以将整个花海湾覆盖很多次,确保每个区域在一定时间内都有巡卫经过。

    巡逻是三班制,不间断地巡逻,黄泉和李鑫所在的这个三队三组,这个月都是早班,从早晨巡逻到下午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你这个摊子占道了啊,退回去一点!”走在前往码头的路上,李鑫大摇大摆,指点着街道上的小摊,享受着权利带来的乐趣。

    那些小摊贩点头哈腰,赶紧做出改正,有些卖小吃卖水果的摊贩还送东西给他们吃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吃吃喝喝,来到了他们的巡逻起始点——花海湾鱼市。

    一股浓重的鱼腥味弥漫在空气之中,街道上到处都是杀鱼后留下的血水,苍蝇乱飞。

    此时正值早晨,很多居民来这里买海鲜,一个个摊位前熙熙攘攘,讨价还价的声音络绎不绝,一些狗夹杂在人群之中,吃着扔掉的鱼内脏。

    “泉哥,就是咱们当上巡卫那天,这里死了一个鱼贩子,死得可惨了,血都被吸干了。不过,那个鱼贩子死了之后,倒是很多人拍手叫好,那鱼贩子是这里的一霸,平日里没少干过欺凌弱小,强买强卖的事情,大家都说这是报应呢!”

    “凶手查出来了吗?”黄泉问道。

    李鑫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:“没有,这是个系列杀人案。从鲸落那天晚上开始,我们花海湾每天都要死一个人,而且都是一样的死状,尸体完好,但鲜血被吸干。咱们的统领大人很重视,特地将这个案子交给了张队长去办,这些天张队长亲自带我们队的巡卫去调查,但还是没有找到凶手。接下来肯定还会继续死人,不知道得死到什么时候,张队长都快愁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有什么推测了吗?”黄泉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能推测出与鲸落有关,我们花海湾是最靠近鲸落的城区,鲸落之后,海内外各路高手齐聚山海城,大部分都住在我们花海湾,鱼龙混杂,很有可能是他们干的。有些魔道中人和邪恶种族需要每天吸食人血,他们有最大的嫌疑。张队长已经派人排查花海湾所有的客栈和船只了。”

    “光这样就想找到凶手吗?会不会太简单了?”黄泉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李鑫耸了耸肩,撇着嘴道:“那你还想怎么样?死人又不会开口,难道你指望那些死人开口告诉你凶手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还真打算这样!”黄泉在心里默默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既然那个鱼贩子生前是这里的一霸,干过不少坏事,那是有可能下地狱的,而他能让死人开口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