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章 让我来

作者:黄华溢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云海牧鲲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这天早晨,黄泉来到巡卫府之后,再度见到了张显森。

    张显森正在校场上来回踱步,眉头紧皱,其他巡卫都不敢上前打搅他,怕触霉头。

    这么多天了还在继续死人,张显森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,其他几个队的队长都在给他压力,想要将这个案子抢过去。

    他必须要尽快破案,不然江南统领会质疑他的能力,到时候他不仅保不住这个案子,甚至有可能坐不稳这个位置。

    黄泉来到张显森的身旁,问道:“张队长,现在凶手招供了吗?”

    张显森摇了摇头:“还没有,他硬气得很,我们的折磨手段对他效果不大。无论我们怎么审讯,他就是不肯招,一直说自己是冤枉的。如果没有他的口供,这个案子会陷入僵局,再拖下去我也很难保住你了。”

    黄泉想了想,道:“如果队长信得过我的话,还请让我去审讯,我那天去他家搜查的时候和他交谈过一番,对他有所了解,我相信我能审讯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张显森略微思索了一会,最终点了点头:“行,那你今天别去巡逻了,专心审讯刘逸吧!”

    他并没有抱太大期望,黄泉不过是一个新人,年纪也很小,对审讯毫无经验,他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答应了,反正没什么损失。

    “好!我马上去!”黄泉点了点头,立即转身朝地牢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花海湾巡卫府的地牢就建在海边的地下,水汽很重,常年阴暗潮湿,浓重的海腥味和血腥味混在一起,特别难闻,很少有巡卫愿意来这里。

    这里的审讯人员也没有什么耐心,往往都是用酷刑逼供,弄死犯人了就把尸体扔海里喂鱼,强行结案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的案子牵扯太大,审讯人员不敢逼死刘逸,只能用各种灵丹妙药保住刘逸的性命,这更让刘逸有恃无恐,死活不肯招供。

    黄泉在狱卒的热情带领下,来到了刘逸所在的牢房。

    刘逸双臂已断,正躺在床上睡觉,他身上到处都是伤口,显然经历过严刑拷打。

    刘逸睁开肿胀的眼睛,毫无惧色地看着黄泉,道:“小子,现在外面还在继续死人吧!真凶还在逍遥法外,而你却抓了一个无辜者入狱。我知道你现在的压力很大,不好收场了,想要拿到我的口供来为自己开脱,可惜我是不会招供的,你死了这条心吧!”

    黄泉盯着他,淡然地说道:“从现在,你只有一次招供的机会,一个时辰之内还不肯招供的话,那我只能杀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杀我?呵呵。”刘逸嗤笑一声,有恃无恐地说道:“这句话我听了没有十次也有八次,你能吓得了谁呢?要杀我的话尽管来吧!我倒要看看你这小畜生敢不敢杀我。”

    黄泉没有继续跟他废话,直接朝狱卒吩咐道:“再逼供一次,尽管下重手,弄死也没关系。我可以肯定他是凶手,死亡是他应有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狱卒点了点头,立即上前将刘逸强行从床上拖下来,一路拖出牢房,拖向了刑房。

    黄泉则背负着双手,慢悠悠地在走廊里踱步。

    “啊!”很快,刑房中传来了刘逸的闷哼声,伴随着鞭打、烙铁、泼水等等各种声音。

    血水从刑房的门口淌出来,在潮湿的走廊里漫延。

    黄泉光是看着这些淌出来的血水,就能想象到里面残酷的画面。

    他又回想起自己在禁天监狱的时光,天界的酷刑手段更丰富,不仅让身体感到痛苦,还会让人的灵魂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而且禁天监狱的治疗手段也同样强大,很快就能把伤势治好,继续遭受折磨,想死都死不了,在痛苦中永生。

    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,他才能成长到杀回天界的地步,营救出他的肉身。

    他离开地牢,来到外面阳光明媚的海边,吹着海风,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,等待一个时辰的过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,陪我玩呀!”一个稚嫩的声音忽然从他身后响起,一个扎着两只羊角辫的小女孩冲过来,抱住了他的大腿,仰起小脑袋,眼巴巴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是小清清呀!”黄泉顿时笑了笑,蹲下身子,摸了摸她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这个小女孩,正是他第一次来巡卫府时带他去见张显森的那个小女孩。

    她家就住在这附近,平日里很喜欢来巡卫府玩耍,这些天来黄泉又见过她几次,知道了她的一些情况,她叫张幼清,是张显森的哥哥的女儿。

    张显森的哥哥身份非同小可,是执法堂里的圣域高手。

    执法堂是一个比巡卫府精简但是更为强大的机构,属于海山城暗地里的守卫力量,平日里是不巡逻的,只有当巡卫府遭遇到了无法对抗的敌人,才会通报上去,由执法堂的高手出动。

    执法堂是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机构,里面有多位圣域强者,海山城的居民们每每谈到执法堂,都会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被巡卫府的人抓走,尚且有活命的希望,但如果被执法堂的人抓走了,那就不可能活命了,甚至连尸体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黄泉陪着张幼清玩了一阵,估计时间差不多了,摸了摸张幼清的小脑袋,笑眯眯地说道:“大哥哥要去打坏人了,清清自己玩哦!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张幼清失落地点点小脑袋,挥了挥小手,“大哥哥再见!”

    “小清清再见!”黄泉也挥了挥手,转身朝地牢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回到阴暗潮湿的地牢,刑房那边已经安安静静,什么声音都没有传出来了,只有浓重的血腥味飘来。

    黄泉来到刑房,看见刘逸瘫软在地上,浑身都是血淋淋的伤口,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那名狱卒则在水池边洗手,由于手上沾了太多鲜血,那水池已经被染成了血池。

    “大人,他还是不肯招。”狱卒看见黄泉到来,无奈地禀报道。

    “你出去吧!让我来。”黄泉吩咐一声,按了按手指关节,甩了甩脑袋,不怀好意地盯着刘逸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